xxxxx

=弦。追星去了

【泉真】蛇的报恩。2

#全架空注意,OOC可能。

#脑内臆想蛇泉。

#傻逼文笔,脑残剧情。



遊木真发烧了。

病情来得很突然,连他自己都找不出原因。只是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比平时醒来的时间还要更晚,想要起床时感觉到力不从心又到了回去,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那已经异常的体温。

“……”自己的被子还很好的盖在身上,最近天气也没有突然转凉的迹象,再说自己连感冒这种前期症状都没有出现,怎么突然间就发烧了呢?

智慧热……怎么可能。遊木真望着天花板,百思不得其解。

他想起昨天晚上似乎又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居然一点内容也记不起来,似乎是潜意识压迫着他不要去回想。直到最后,遊木真也只能认为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

“遊君,怎么了吗?”瀬名泉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遊木真转头看向房间角落。变成人形的瀬名泉依旧穿着那一身特别的衣服,皱起的眉头透露着对他的关心,一副想要走近,却又不敢走近的模样。

“如果你害怕,我会保持距离”,也许他是想起了这句话,他哪怕再担心,也不敢轻易靠近遊木真。

“泉……能帮我倒杯水吗?”遊木真的声音因为发烧以至于有些变调,他感受到自己从鼻腔里呼出的热气,相信了自己确实是发烧的事实。

“好。”瀬名泉原本沉下来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他听出了遊木真话里的又一层意思——“没有关系,你可以靠近我”。

遊木真叹了口气,开始思考自己还有没有剩余的退烧药放在家里。

……

打个水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吗?遊木真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他的脑子开始变得昏沉,并且他感觉如果自己再不喝点水,喉咙就快要烧起火来。

还是自己去吧。遊木真坐起来,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稍微摆脱掉脑内的昏沉感,可换来的还是一阵头痛。

“遊君!没事吧?!”突然出现的声音是刚打水回来的瀬名泉,他才打开房间门,就看见坐起来的遊木真又要倒回去的场景。

“大概……没事,就是有点……头晕。”遊木真用尽全力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瀬名泉赶忙坐到床边扶住对方,让对方靠进自己的怀里。

“遊君,水。”瀬名泉将水杯递到遊木真的嘴边,遊木真异常的高烧让瀬名泉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灼热的体温。

接过杯子的遊木真将杯中本就不多的水喝完,终于感觉喉咙舒服了些:“泉,谢谢你……你的体温好低啊,因为是蛇吗?”

“嗯。”瀬名泉用手摸了摸怀中人的额头,是与能够带来温暖的正常体温所不同的高温,仿佛要把他的手心灼伤。

“凉凉的,好舒服……”遊木真的思绪因为高烧变得涣散,这样异常的高烧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而有人在他发烧时这样给他怀抱,也是第一次。

“睡吧,遊君。”瀬名泉紧皱着眉头,轻言细语地对他说。

“嗯……晚安。”遊木真也没有了继续聊天的精力,迷迷糊糊对瀬名泉说。

“晚安。”瀬名泉看着怀中的人迅速陷入昏睡,虽然现在还是早晨,但他还是与对方道了声“晚安”。

瀬名泉长叹了口气。

“果然不可能吗……”他的目光转向窗外,外面是与他那沉重的心情毫不相符的,万里无云的晴天。

 

当天晚上遊木真就从高烧中恢复了过来。

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没有发过烧,那样异常的高烧自己居然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能恢复?

“遊君,你醒了吗?”瀬名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遊木真反射性地想要扭头看一看,才发现自己仍然靠在瀬名泉的怀里。

“哇啊?!我、我醒了……”遊木真从瀬名泉的怀中挣脱出来,很是慌张,“好像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十分抱歉!”

“添麻烦的是我才对。”瀬名泉低声说着,遊木真还是没能听懂对方话里的含义。

“那个……一直压着你的手,不会不舒服吗?”但遊木真心里的歉意还是盖过了疑惑。

“嗯……没有什么大问题。”瀬名泉动了动一直被遊木真压着的左手,站起身来:“遊君,先去洗个澡吧,你出了一身汗。”

“啊,好!”遊木真回应,他突然间就有了一种自己已经被反客为主的感觉。

不过泉的体温真的好低啊……感觉很舒服。遊木真的思绪不知道飘向了何方,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时,他的内心为自己感到无比羞耻。

“遊君,你还是不舒服吗?”瀬名泉看到遊木真突然将脸埋进被子里,有些奇怪。

“不!我没事!我去洗澡!”遊木真用异常响亮的声音回答瀬名泉,以慌乱的动作下床,然后跑向浴室。

瀬名泉看着对方的动作,视力极好的他不难看见遊木真那变得通红的耳根:“还是那么容易害羞……呵呵,好可爱。”

之后的时间倒是很普通的过去了,后来的几天晚上,遊木真没有再出现过半梦半醒的情况,似乎一切就那么平静了下来。

 


一周后,又是一个周末。

也许是因为那场高烧的原因,遊木真感觉自己与瀬名泉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但遊木真也实在没有想到瀬名泉除了能够扫除,就连饭菜都会煮:“……好吃!”遊木真咽下嘴里的食物,感叹道。

“你喜欢就好。”瀬名泉看着遊木真一脸满足的样子,脸上也露出笑容,“以后就让我来做饭吧。”

遊木真在想自己是不是前世曾经积过什么厚德,才能让这样一个无比万能的“人”给自己报恩。

“说起来,泉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做这些事情的?”遊木真看了看桌上摆着的菜式。虽然看起来都很简单,但他笃信自己绝对做不出同样的味道。

“嗯……很久之前了,有一个人逼着我学的。”瀬名泉拿起遊木真为他准备的筷子,夹起一片青菜叶放进嘴里咀嚼。

“……”遊木真总感觉自己又问错了问题,他不知道瀬名泉究竟想起了什么,但看着对方那副显得异常落寞的神情,他也不敢再问下去——他的直觉告诉他前面是个禁区,虽然并不知道是对于谁来说的禁区。

“对了!泉,吃完晚饭后要出去走走吗?”遊木真害怕气氛又开始沉闷下去,于是生硬的转移开话题。

“可以是可以,不过有什么特别的事吗?”瀬名泉回神很快。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到你来我家以后从来没有出过门,不如趁着有机会出去走走……之类的?”遊木真想了个非常普通又很蹩脚的理由为自己圆场,还哈哈干笑了两声:“平时我要上学,都没什么机会,啊哈哈……”

“噗哧…好。”瀬名泉看遊木真窘迫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这个原因很好笑吗?”遊木真问。

“不是,就是感觉这样的遊君……也好可爱。”瀬名泉回答,同时将手放到遊木真的头上,摸了摸对方的头发。

“我一点也不想被形容成可爱——”遊木真不服气地对瀬名泉说,但却没有避开瀬名泉对他的动作。

他并不反感瀬名泉的触碰,相反,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样的亲密相处,让埋种在遊木真心里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

“我换身衣服吧。”瀬名泉没有回应遊木真,而是说了一句很突然的话。

“嗯?”遊木真反应不过来,呆呆地回应了一声。

“这样的装扮走出去会很奇怪吧?”瀬名泉收回手,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灰色浴衣,对遊木真道。

“啊……确实如此。”遊木真的话音刚落,瀬名泉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万分常见的现代服装,连眼睛下的蓝色月牙都一起消失不见。

“这样就好了吧。”瀬名泉说。

“……好厉害,原来可以这样吗?”遊木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瀬名泉使用力量。

“普通的幻术而已,我可不习惯真的穿上这样的衣服。”瀬名泉回答。

但是泉这么穿也好帅啊,像个模特一样。遊木真没有将这番话说出口,沉默地低下头,想要吃完最后那些饭菜。

他的脸其实有些发烫,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好巧不巧,当遊木真带着瀬名泉来到一个离住处不远的河岸边时,有人放起了烟火。

“好久没有看到烟火了……”遊木真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绽放在天空中的花火。

“这就是烟火吗?”瀬名泉也站定在遊木真身边,看了看天空,又看向遊木真那被烟火映照得忽明忽暗的脸庞。

“泉没有看过吗……我很喜欢烟火,虽然转瞬即逝,但也将最美的自己展现给了大家。”遊木真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天空中。

“……”瀬名泉没有回应遊木真,他又将视线转向天空中正在绽开的花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烟火炸开的轰鸣声回荡在天际,不少人被吸引得一同在河岸边驻足,有孩子欢笑的声音夹杂在其中,像是一场极小型的烟火大会,让刚才还稍显冷清的河岸热闹起来。

不过这样的热闹并没有办法持续多久,当天空回归寂静的时候,原本聚集的人群也就逐渐变得松散开来。

遊木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烟火看让他感到目眩,当他的视线开始恢复正常以后,他才将头转向瀬名泉:“泉,我们走……吧?”

遊木真的话语顿住了,因为站在自己身边的瀬名泉保持着抬头的姿势,流着泪。

流泪?

遊木真有些慌张,碰了碰对方的肩膀:“泉?你不舒服吗?”遊木真这样做之后,瀬名泉才回过神来,带着并不打算拭去的泪水,转头看向遊木真。

“遊君……”瀬名泉轻声地说,带着一种很复杂的眼神。

遊木真依旧看不懂这是要有着什么样的感情才会表现出这样的眼神。其实遊木真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瀬名泉用这样的眼神来看他了,让他都快忘了,瀬名泉还会出现这样难以捉摸的神情。

遊木真的心里突然有些难受。

他究竟是在看什么呢?遊木真疑惑,但他没有办法问出口。

“那个,泉……”

“遊君,谢谢你。”瀬名泉打断了遊木真的话,突然开口道谢。

“泉?”

“遊君,谢谢你……”像是听不到遊木真的呼喊,瀬名泉道着谢,靠近了遊木真的脸庞。

遊木真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听到路过的行人轻轻发出的惊讶叫声,他只感觉到瀬名泉的面容在自己眼中不断放大,然后嘴唇上传来了一阵虽然时间很短,但却很明显的冰凉触感。

如同蜻蜓点水般,虽然轻快,却会让水面漾起层层涟漪,令人难以忽视。

“遊君,回家吧。”瀬名泉平静地说着,牵起还在发呆的遊木真的手,往他们住处的方向走去。

 


那一个晚上,遊木真没能睡着。

处理不过来的信息量充斥着他的脑海,让他无法入眠。


                                                                                       Tbc.

分割线。====================================

瀨名·蛇·家政能手·一键换装·NEET·泉

照例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然而这个烂写手已经是条咸鱼了……

有谁愿意和这个烂写手一起玩吗(哭泣)

评论(11)
热度(94)
上一篇 下一篇

© xx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