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x

=弦。追星去了

【泉真】蛇的报恩。5

#全架空注意,OOC注意。

#脑内臆想蛇泉。

#傻逼文笔,脑残剧情。

【小标题:论聊天时转移话题的速度】



说实话,瀬名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义务要陪着遊木真在这个山林里消磨时光,当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待在了两人初遇的树下,等待遊木真的来到。

  


“泉,你见过山神吗?”有一天,遊木真那么问,他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头发不规则的散开来,阳光透过叶子间的缝隙细碎的洒落到他身上,让他感觉很舒服。

“嗯,干什么?”坐在一旁的瀬名泉眉毛跳了跳。

“没什么……山神果然存在啊~”遊木真笑起来,“不过妖怪都存在,神也是会存在的嘛。”

“如果你见到山神,会怎么办?遊君。”瀬名泉没有去回应遊木真的话,手抓起遊木真的一束头发。他很喜欢遊木真头发的触感,柔顺得像是在轻抚水面。

“遊君?是在叫我吗?听起来不错啊!”遊木真的注意力也没有马上放在瀬名泉向他提出的问题上,倒是念了念瀬名泉突然叫出的称呼,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要回答问题:

“如果见到山神……我一定会说不出话吧,不是因为敬畏,而是因为怨恨也说不定。”

“为什么?”瀬名泉问,神情没有丝毫改变,似乎就只是想要顺着遊木真的话说下去而已。

“毕竟我父亲的生命就是被山神夺走的呢……因为祭祀。”遊木真回答,声音越来越小,父亲被村庄其他人拉出家门,关在一个笼子里的场景又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祭祀?”瀬名泉似乎对遊木真所提到的这件事感到很疑惑。

“嗯,泉不知道吗?明明是住在这里的妖怪?”遊木真偏过头看向瀬名泉,两个人的距离并不远,还算懂得观察他人脸色的遊木真很清楚地看出了瀬名泉的不解和震惊。

“不,完全不知道,”瀬名泉回答,“我本来就没有兴趣去观察人类在做什么……祭祀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村庄的传统吧,每年村庄里的巫师都会通过占卜一样的方法选出成为祭品的某个村民,然后那些人……都去世了。”遊木真回答,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祭祀”的事情说出来以后,突然想到:

“对了,如果泉都不知道这件事情,难道山神也不知道吗?”

“怎么可能会知道!”瀬名泉的反应很强烈,让遊木真都吓了一跳,当他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为什么那些人都会死?”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听说是代表整个村庄,将灵魂奉献给山神——之类的?”遊木真在回答的同时坐了起来,歪了歪头:“如果山神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那我就不能怨恨山神了呢……应该怨恨的是村庄里的那位‘巫师大人’才对。”

“你不打算和他们说吗?”瀬名泉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似乎是在思考着非常重要却又令他感到无比心烦的问题。

“不打算,大概他们也都不会相信吧,毕竟在他们看来,我只是个只会往山上跑的、没有父母的孩子。”遊木真将话说完以后,看向瀬名泉:“我能遇上泉这样一个愿意听我说话的人,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对其他人说太多。”

“真乐观啊?”瀬名泉回复。不知怎的,瀬名泉听到遊木真说出那样的话,感到有些开心。

“当然!如果不够乐观的话,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坚持到现在呢?”遊木真笑嘻嘻地回答。

“说起来,其实我也是到了可以有婚配的年纪了,只可惜大家都看我很没用,不愿意将女儿介绍给我呢~”遊木真开玩笑似的说着,山林间偶尔吹起的风抚过他的脸庞,让他感觉痒痒的,不自禁笑出声。

“遊君想要个婚配吗?”瀬名泉看着对方的笑容,有些出神。

“嗯——其实我不太能应付得来女性呢,再说,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想要一个配偶,就是感觉……一个人的时候太寂寞了。”遊木真低头看向草地,拔起一根稍长青草,放在手里把玩。

“我不行吗?”瀬名泉也不知道自己抱着怎么样的心里说出这番话,当他自己有所意识时,话语早就已经脱口而出。

“呃?”遊木真果不其然呆住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所回应:“泉……长得很好看,但泉是男性吧?”

“男性与男性之间就不可以吗?”瀬名泉原本只想随意带过这一个话题,却被遊木真的一句话勾起了不满,开始较起真来。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大家都是一男一女结成伴侣的吧?我从来没有见过两个同性结成伴侣。”遊木真回答,说着说着,他突然有些恍惚。

是因为泉是妖怪,所以并不在乎这些世俗伦理吗?原来同性之间……也是有可能的吗?遊木真的脑子里冒出这些想法。

“那么,同性之间的情爱就该遭到否定吗?”瀬名泉追问,不知不觉间还靠到了遊木真身边,盯着遊木真那正低头看着草地出神的脸庞。

“不不不!我没有那么说!”遊木真慌忙否定,转头看向瀬名泉,才发现对方已经靠近了自己,并且脸与脸之间的距离十分微小,可以说几乎是贴在了一起,于是遊木真收到惊吓的向后移动:

“泉!你靠得太近了!”不知道是因为受到惊吓还是因为害羞,遊木真的脸变得通红。

“是吗?”瀬名泉看到遊木真通红的脸颊,他也不明白自己是产生了什么样的感情,道:“不过遊君,你这个样子……很好看啊。”

“男性脸红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遊木真慌忙地伸出手要去遮挡住瀬名泉看向自己的视线,却被瀬名泉握住了手腕。

于是遊木真开始与瀬名泉对视,只可惜不过五秒,遊木真就别开了头:“那个!我要回去了!”

“那么早?”瀬名泉没有因为遊木真的话语而松开对方的手。

“因为想到一些事情要去做……”遊木真道,他那四处游离、不知该放向何处的目光表露着他的慌乱。其实他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只是想先暂时离开这个地方,离开瀬名泉,否则自己会变得更慌张。

“哦……那遊君,明天见。”瀬名泉也并不是很喜欢死缠烂打的性格,他没有特别去猜疑遊木真的话语,于是放开了遊木真的手腕。

“……嗯,明天见。”遊木真在感受到对方松开自己的手腕之后立刻站起身来,连整理自己衣着的心情都没有,马上跑走了。

瀬名泉看着对方逃跑似的身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里面的心脏似乎在加速跳动。

是喜欢吗?是喜欢吧。瀬名泉的问题很快就被他自己解答。

为什么会喜欢呢?瀬名泉陷入了新一轮的思考,但一时半会间,他无法得出答案。

明天再见到遊君,就能明白了吧。瀬名泉那么笃定。

“不过遊君的手腕……真细啊。”瀬名泉最后喃喃。

一切的感情都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却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遊木真也很惊奇自己居然那么容易就会感到心跳加速。

是因为受到惊吓吗?遊木真想,可当他的脑海中一出现瀬名泉看着自己时的认真表情,心跳又不自觉地开始加速。

太混乱了,难道只是因为这样,自己就会对男性——而且还是妖怪动心了吗?遊木真越想越混乱。

“如果是泉……就可以吗?”遊木真喃喃,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然后叹了口气。

等到明天,也许就能有个答案了。遊木真想。

  


两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位妖怪先生与一位人类,就这样不约而同的将确认感情的希望放到了“明天”。

  


第二天的早晨,遊木真迟疑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决定依旧前往山上,去到那个与瀬名泉相见的老地方。

要梳理清自己混乱的感情实在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遊木真与往常一样一路小跑着去向那山林里的泉水边,却因为思维大都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忘记了原本应该避开的危险道路,一不小心,他就因为踩空而失去重心向后仰去。

人果然不能一心两用啊。遊木真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那么想,可他预料之中的重摔却没有出现,反而感受到一股力量拉住了自己的领口,将自己拉了起来,然后使自己向前扑去。

“哇啊——遊君,意外的轻啊。”遊木真感觉自己扑进了一个略感冰凉的怀抱里,他听到那个人说的话,然后睁开眼睛。

瀬名泉就那么被压在了他的身下,以一种极其微妙的姿势。他的长发甚至覆在了瀬名泉的脸庞上。

“抱、抱歉!”遊木真慌忙地想要从瀬名泉身上离开,瀬名泉却突然用手锢住了他的腰部,令他无法起身。

“泉?”遊木真与被他压在草地上的瀬名泉四目相对,他看到瀬名泉的眼神里充满着认真……认真到令他有些心慌。

“遊君,你的脸又红了。”瀬名泉那么说着,突然笑了起来:“你这个样子,我好喜欢。”

从瀬名泉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起,遊木真的人生便彻底被打乱了。

遊木真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没有办法消化瀬名泉说出的“喜欢”,更没有办法马上接受瀬名泉突然覆上自己嘴唇的动作。

遊木真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夹在了两人的口中。当瀬名泉结束这个吻时,嘴里还含着遊木真金色发丝的样子,着实给了遊木真一个重击。

“那个……泉……这是……?”遊木真有些语无伦次。

“遊君,和我成为伴侣吧。”瀬名泉将遊木真压进自己怀里,对着遊木真的耳朵轻声道。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导致遊木真前一天还未能梳理好的混乱感情,被瀬名泉的一系列行为搞的更加混乱。

遊木真连话都说不出,他一边试图要挣扎开来,一边张口闭口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却始终找不出能够表达出自己想法的词句。

“遊君,你很害怕吗?”瀬名泉那么问,遊木真听到后,停止了挣扎的动作:

“……嗯。”遊木真那么回答。

“害怕什么?因为都是男性?或者因为我是妖怪?”瀬名泉说着,然后将锢住遊木真身子的力量放开来:“如果你真的害怕,你现在就离开,以后就不要再到这里来。”

遊木真愣住了,他甚至没有意识到瀬名泉是在变相地威胁自己。

然后遊木真开始认真的思考。

他开始回想起自己与瀬名泉相处的、这不长不短的七日,他也感受到了瀬名泉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他又思考了很多很多,最终又问自己:

你是在害怕什么?

是在害怕自己又被人丢下。

那么你最害怕的是什么?是害怕违背了世俗伦理,还是害怕对方是妖怪?

都不是,最害怕的,是没有任何人,愿意待在自己身边。

……

遊木真的思考用了很长的时间,长到瀬名泉都认为对方是不是在自己怀里睡着了。当瀬名泉想要叫一叫遊木真的名字时,遊木真就撑起了自己的身子,带着肯定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对躺在草地上的瀬名泉说:

“泉,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的双颊开始染上淡淡的红色,让瀬名泉被逗笑了起来。


                                                                                       Tbc.

分割线。====================================

虚脱…………

原本以为过去只用写两章……结果发现要写三章才能结束……还尽量概括了很多地方……

这一章感觉有点无聊?如果还有人愿意看下去,我会非常开心。

【p.s.期待大家宝贵的留言】

评论(6)
热度(86)
上一篇 下一篇

© xx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