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x

=弦。追星去了

【泉真】蛇的报恩。7~8(结)

#全架空注意,OOC注意。

#脑内臆想蛇泉。

#傻逼文笔,脑残剧情。

【其实我是在写俗套小言故事】



“最后,失去了神格的山神将死去的情人埋葬在两人初遇的树下,决定去寻找那一个人的转世——好,故事结束!”遊木真听对方讲了很长的一段故事,直到对方的声音彻底消散在空气里,遊木真还深陷在震惊之中,无法自拔。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没有任何动静的白蛇,又抬头看了看坐在窗边的那位妖怪先生。

遊木真甚至连赶走对方的心情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他根本就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突然之间给自己讲这么一个故事,但他知道这个故事一定与自己有关。

“也就是说……我就是……”遊木真不敢提高自己的声音,像是很害怕确认这一件事情。

“对对~你就是那个‘遊木真’的转世!”对方似乎很满意在自己讲完这个故事时、遊木真所给出的反应,嘴角比一开始要上扬了不少:“不过真是没想到呢……居然长得一模一样,名字好像也是一样的,对吧?”

“骗人的吧……这是恶作剧吗?”遊木真呆呆地道。

“啊——虽然我确实很喜欢恶作剧,不过这是真的哦?没有在骗人。”对方身后的狐狸尾巴正在不停地摆动着,歪了歪头好像是要表示自己的无辜。

“我已经劝他放弃很多次了,有些时候甚至开始互相攻击,他都不愿意放弃,几百年了……这份执念让我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对方看遊木真没有任何反应,又说,“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找到了。”

对方看着遊木真一言不发的样子,感到无趣地打了个哈欠,道:“我还是先走了,既然他已经找到了你,我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拜拜~遊木君。”然后跳出了窗外。

遊木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对方的话。可是如果不相信,那么瀬名泉时不时说出的、莫名其妙的话语,还有对自己没由来的温柔,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

“泉……”遊木真看着怀里的白蛇,受伤的地方还缓慢的淌着血,他一下子收起了混乱的想法,决定还是先为对方治理好伤口,再去思考其他事情。

……

等到遊木真为蛇形的瀬名泉清洗、消毒并包扎好伤口时,已经是遊木真平常应该睡觉的时间。

“晚安,泉。”洗完澡的遊木真看向自己枕边蜷缩着的白蛇,小声道。

再多的疑问也都只能等到对方醒来才能得到解答。带着这样的想法,遊木真躺在了白蛇的旁边,静静地睡了过去。

不过,我果然是个笨蛋啊。遊木真在睡前,嘲笑了自己一番。

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一人一蛇就在这张床上共度了一个夜晚。

 


“遊君……”瀬名泉的声音依稀出现在遊木真的耳边。

“嗯……”遊木真含糊地应了一声,毫无自觉地将手搭到了声音来源的方向。然后隐隐感觉似乎搭到了某个人的腰部时,遊木真才被吓得有些清醒。

“遊君,醒了吗?”瀬名泉看着对方连忙收回手的样子,笑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泉已经醒了……”遊木真干笑两声,连忙起床站到床边。与其说是没想到瀬名泉已经醒来,不如说他是没想到瀬名泉变成了人形。

“你的伤,怎么样了?”遊木真拿起放在床头的眼镜戴上后,才看向仍然躺在床上的瀬名泉。

“啊……这次那只臭狐狸下手太重了,大概还要再过一天才能好。”瀬名泉听到问题后咂了咂嘴,厌恶的口气不自觉地从话语中泄露出来。

“泉,我能问你一些事情吗?”遊木真在确定对方没有大碍之后舒了口气,内心斗争了好一会儿,才决定要向瀬名泉寻求一些答案。

“嗯?什么事情?”瀬名泉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遊木真的凝重。

“你……喜欢我吗?”遊木真小心翼翼地询问,又有些害怕听到对方的答案。

“喜欢啊。”瀬名泉毫不避讳这个问题,反倒很开心的样子:“遊君,你终于察觉到我对你的感情了吗?”

遊木真突然就有些恍惚,他没有想到自己那么轻易就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泉,愿意与我交往吗?”遊木真又问。

瀬名泉反倒开始迟疑,他从床上坐起来,移动到遊木真的身边:“我……可以吗?”

遊木真突然就不想将接下来的话问出口。“为什么你会喜欢我”,如果这样的问题问出口,那么,就算瀬名泉不回答,他自己也会说出“因为我是‘遊木真’的转世”,这样的话。

在这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呢?遊木真不敢再往下想。

明明不应该逃避这个问题,可是他现在还没有勇气去直面迎接这个问题。遊木真握紧了双拳,看向眼神里充满着期待与担忧的瀬名泉:“可以啊,因为……我也喜欢泉。”

瀬名泉在听到这个回答时,一下子就将遊木真拉进了怀里:“太好了……太好了,遊君还愿意接受我……太好了。”

遊木真听着瀬名泉所说的话,心里感觉到的是难过。

他感受着瀬名泉所传来的冰凉温度,在对方的怀里闭上眼睛:我果然是个笨蛋,连这种事情都不敢去面对。

明明知道,瀬名泉对自己温柔,是因为自己是“遊木真”的转世,因为自己能够成为“遊木真”最适合的替身,自己却还是想再贪恋瀬名泉的温柔。遊木真想着,突然就哭了出来。

“遊君!你怎么了?”感受到怀中人的颤抖和隐隐约约传出的呜咽声,瀬名泉担忧地问。

“没事……我只是太开心了。”遊木真慌乱地找出个理由搪塞想要过去。

不知道瀬名泉究竟有没有相信遊木真的话,他一直将遊木真抱在怀里,直到对方的情绪缓和了下来,才放开对方。

“谢谢你,泉。”遊木真带着些许泛红的眼睛对瀬名泉道。

“不用谢,我才应该谢谢你,遊君……谢谢你,给了我机会。”瀬名泉在说出这句话时,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最后那句话,遊木真根本就没有听清。

遊木真笑了起来。其实他完全没有想好,再见到瀬名泉之后该怎么与对方相处——现在,两人莫名其妙的就告了白,莫名其妙的就开始交往,完全没有预兆。

如果没有听到过那个“故事”,自己一定会感觉非常幸福吧。遊木真那么想。

 


遊木真的内心一直很纠结。

他应该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开口询问,可是每当他看见瀬名泉满脸幸福的样子,他又没有了开口的勇气。

其实遊木真自己也明白,是他自己太想得到被爱的感觉,哪怕在瀬名泉的心里,自己是一个替身,他也想暂时感受对方所给予的幸福。


瀬名泉的伤势与力量完全恢复过来,实际是在两人交往的第四天。

那一天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可是瀬名泉却一直紧跟在遊木真身边,像是害怕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遊木真明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让瀬名泉感受到了不安。可是他毕竟没有所谓“前世”的记忆,他看着瀬名泉紧张的样子,心里非常不舒服。

我不是他,我不是那个“遊木真”。遊木真在心里不断默念着,等待一天的过去。

那一天倒是过得非常平静而又自然。

那天夜晚,遊木真在睡觉之前,终于决定明天一定要将所有事情与瀬名泉说清楚。

不管遊木真再怎么想,他都认为:瀬名泉只是因为自己是“遊木真”的转世,才会留在自己身边——剔除了这层关系,自己与瀬名泉毫无关系。

他害怕自己这样下去,会心甘情愿成为“遊木真”的替身。因为他对瀬名泉的“喜欢”是真的,对瀬名泉温柔的贪恋是真的,如果不早一点结束,那会变得纠缠不清。

瀬名泉当然不知道遊木真在想些什么,哪怕他有着不属于人类的力量,他也无法探知人心。

 


后一天,大约是下午两点,遊木真打算去一趟附近便利店。

瀬名泉大概是松懈了昨天的警惕心,没有跟在遊木真身边。

遊木真走在路上,不知不觉地叹了口气。

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才好,原本他一直认为,瀬名泉对他好,是因为自己是“遊木真”的转世。可当他仔细一想,他又突然发现,瀬名泉在与自己交往之后,没有再出现过那样复杂的神情,也没有再说出过任何莫名其妙的话语——这让遊木真认为,瀬名泉看到的,是现在正生活在这里的“遊木真”。

……

“呀~这不是遊木君吗?”遊木真在从便利店出来时,听到了一个他前不久刚刚听过的声音。

“呃……狐狸……先生?”遊木真向四周看了看,终于发现对方正站在便利店顶棚的边缘。似乎重力对他并无影响一般,对方轻巧的从顶棚上跳了下来,顶棚也没有任何抖动的迹象。

“对对,是我!”遊木真呆愣在原地,看着对方走进自己。对方的耳朵与尾巴并没有像那个晚上一样出现,遊木真猜想,大概是对方用什么方法隐藏了起来。

“你还活着啊。”

“诶?”对方突然的一句话让遊木真感到莫名其妙,一股不好的预感从他的心里传出。

对方摆了摆头,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遊木真,才道:“他也真是粗心呢,居然没能发现今天……”

遊木真没有听懂对方所说的话,可对方的话才说到一半时,他突然就听不见了对方的声音——一阵鸣笛的声响突然充斥在他的脑海里,轰鸣的声音仿佛想要把他的耳膜给震破。

遊木真转过身,看到的是一辆失去控制的、正在朝自己加速冲来的货车。

“抱歉,我不能救你……毕竟这是天命。”遊木真听到那位狐狸先生的声音,但他没有办法反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被那送货车辆冲撞开来。

 


好疼啊。

死亡原来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我还没能将那些问题问出口。

泉会因为现在的“遊木真”的死亡,感到伤心吗……

……

这些想法一瞬间出现在遊木真的脑海里,他静静地躺在开始出现血泊的平地上,闭上了眼睛。

他甚至没来得及听见任何人呼叫的声音,就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8(结)

 

 

阳光刺入眼睛的感觉令遊木真从黑暗中挣扎醒来。

“这里是……天堂?”遊木真呆呆地看了看眼前出现的景象,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树林。

他明明记得自己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疼痛的感觉还能够清晰地回忆起来,可为什么自己现在还有着无比清晰的意识,并且没有任何收到伤害的感觉。

“遊君!”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冲破了遊木真发呆的思绪,遊木真茫然地向四周看了看,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自己正被某个人从背后抱在怀里。

“泉……?”遊木真小心翼翼地发出声音。

“是我……”瀬名泉将遊木真抱紧。遊木真感受到对方传来的颤抖,似乎对方不安的情绪全都通过这个怀抱传递到了遊木真的心里。

遊木真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但他清楚地明白,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亡了才对。似乎是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遊木真开口:“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瀬名泉答。

“你喜欢我,是因为我是‘遊木真’的转世吗?”遊木真从瀬名泉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对上了瀬名泉的眼睛。终于将问题问出口之后,遊木真感觉松了口气。

“遊君……你知道了?”瀨名泉的表情毫无疑问是震惊。

遊木真低下了头。他不知道瀬名泉回答的这句话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意思,但当他听到这个预想之中的回答时,他还是感受到了自己的不甘、难过和愤怒。

“泉……我希望你能知道,我和以前的‘遊木真’并不是同一个人!即使我是他的转世,我也没有办法回想起以前的事情!我是我,他是他,我不想成为……他的替代品。”遊木真都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是怎么说出的口,当他将话说完时,他浑身都在颤抖——是那些交织在一起的混乱情绪令他颤抖。

瀬名泉突然就因为遊木真所说的话呆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遊木真会出现如此气愤的神情——并且是针对自己。

可是瀬名泉也并不愿意就这样完全接受对方的话语,于是他提高了自己的声音,道:“没错!我一开始确实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接近你,但你真的认为我将你看成是他的替代品了吗?!”

看到遊木真没有给出任何反应,瀬名泉继续道:“我与你相处的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我喜欢上现在这一个‘遊木真’了,明白吗?我知道你与他并不一样,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又何必要耐下性子,陪你做那么事情……如果只是因为你救了我而报恩,我早就离开了。”

遊木真听着瀬名泉的话,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说,你们两个……太麻烦了吧!”令遊木真感到熟悉的声音突然插进两人的对话之中,遊木真循着声音看去,看到的就是那位对他“见死不救”的狐狸先生。

“臭狐狸,你怎么来这里了?”瀬名泉很明显地表示出自己对来者的反感。

“我只是想来给你们两个人帮个忙嘛……毕竟我还挺喜欢遊木君的。”狐狸先生笑了起来。瀬名泉听到对方的话语,突然就举起了手,而对方也像小孩子似的连忙躲到遊木真的身后。

“遊木君,真的很抱歉,我当时没有办法救你。”对方看到瀬名泉放下手之后,松了口气,对遊木真道:“不过,你现在还是很好的活下来了嘛——用着他一半的生命。”

“什么?”遊木真没听懂对方的意思。

“喂!不要多嘴!”瀬名泉很想打断对方的话,但看到遊木真要保护住对方的样子,只能站在一边,郁闷的咂了咂嘴。

“也就是说,其实遊木君自身的生命已经用尽了,但是他在遊木君的灵魂消失之前,将一半的生命给了遊木君——于是遊木君就又活过来了!”狐狸先生摆了摆自己的尾巴:“他真的很珍惜现在的遊木君啊,所以,遊木君就不要再生气了。”

狐狸先生将话说完之后,没有等遊木真的反应,就变成了一只小狐狸跑开。遊木真呆愣在原地,许久之后才有所意识地看向瀬名泉。

“泉……他说的,是真的?”遊木真问。

“……算是吧。”被揭穿的感觉令瀬名泉感到有些不自在。

遊木真不知怎么的感到很开心,他突然就扑向了瀬名泉,没能及时反应的瀬名泉被遊木真的动作一下子扑倒在地。

“泉,谢谢你。”遊木真道,眼中包含着的笑意似乎要溢出他的眼眶,像是阳光一样想要倾撒在瀬名泉身上。

“……”瀬名泉没能马上回答。遊木真这样的笑容实在是太难得一见,让瀬名泉不自觉地看着那样的笑容出了神。

 

瀬名泉用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遊君,我喜欢你。”

“我也是,喜欢你,泉。”遊木真回应着,瀬名泉突然就用手压住了遊木真的后脑,让遊木真亲上了自己的双唇。

四周的花草树木似乎都在见证着两人相互接受对方的瞬间。遊木真并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但这里似乎就是他们两个人最终的归宿。


                                                                                       End.

一些后话。===================================

我要死了谁来救救我(没有人)

结果没能突破3w字……不过对我来说已经是出乎预料的长了,很多细节剧情在写大纲的时候没有能想出来,以至于真正在写文的时候补充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写到最后感觉自己ooc到死(掐住自己的脖子)

另外其实这个烂文手还计划有两篇番外,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看?(谁要理你

另外,这个烂文手比起被叫“太太”,更喜欢被叫“阿弦”:D!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个烂文手的任性。

……

如果能够看到这里,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这个烂文手真的很感动。

废话也就不说太多了。最后的最后,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让这个烂文手能有99fo,烂文手想开个点文。因为不太想另外开一个文章占tag,就直接写在这里了——

泉真only。

8/6日14时截止。

大概能写2篇,当然希望大家给梗……(土下座)

评论(9)
热度(93)
上一篇 下一篇

© xxxxx | Powered by LOFTER